当前位置:淮楠网络国学红楼梦中绣春囊事件的源头是什么?真凶是谁?
红楼梦中绣春囊事件的源头是什么?真凶是谁?
2022-09-15

“绣春囊事件”在贾府中的影响之大,可谓深远。接下来听听趣历史小编讲一讲他的一些故事。

《红楼梦》第74回“惑奸谗抄检大观园”,可谓是红楼世界肃杀凛冽之气来临的第一个征兆,因为这次抄检,司棋、入画被撵走,晴雯也被王夫人所嫌厌,最终于第77回以莫须有的“女儿痨”强行将重病的晴雯逐出怡红院,当天夜里,晴雯扯着嗓子喊了一夜的娘,凄然死去..

而细究“抄检大观园”的源头,则是因为一个小小的绣春囊——第73回“痴丫头误拾绣春囊”,贾母的丫环傻大姐在大观园的山石上发现了一个绣春囊,拿着玩耍,被邢夫人发现,邢夫人一向与管家太太王夫人不合,故而将绣春囊送到王夫人面前,实是幸灾乐祸之意。

王夫人也因此大怒,怀疑大观园内隐藏着很多“狐狸精”,担心儿子贾宝玉会因此被带坏,这才发动了轰轰烈烈的抄检大观园行动,这才有了后来之事。

抄检大观园带来的严重后果,自然吸引了读者的主意,反而忽略了追究绣春囊的真正嫌疑人。

事实上,仅就《红楼梦》文本而言,其实不难推断绣春囊的主人是谁——应是司棋无疑。这是目前很多论者的共识,譬如张爱玲亦在《红楼梦魇》中明确了这一点:

第七十一回鸳鸯撞见司棋幽会,伏傻大姐拾香袋,是抄园之始,直到第七十四回抄园,第七十五回中秋,上半回也还是抄园余波,这几回结构异常严密,似是一个时期的作品,至少是同一时期改写的。

司棋是绣春囊之主,虽是共识,但也正因为这种怀疑太过理所应当,导致很多人不愿意深究其过程,笔者愿老生常谈,秉承掰开揉碎的原则,来细细分析下此过程。

《红楼梦》第71回“鸳鸯女无意遇鸳鸯”,鸳鸯夜间经过大观园,想找个地方小解,无意中撞见了司棋与其姑舅兄弟潘又安的奸情:

且说鸳鸯一径回来,刚至园门前,只见角门虚掩,犹未上闩......偏要小解,因下了甬路,找微草处走动,行至一块湖山石后大桂树底下来。刚转过石后,只听一阵衣衫响,吓了一惊不小。定睛一看,只见是两个人在那里,见他来了,便想往树丛石后藏躲。鸳鸯眼尖,趁着半明的月色,早看见一个穿红裙子、梳鬅头、高大丰壮身材的,是迎春房里的司棋。鸳鸯只当她和别的女孩子也在此方便......这本是鸳鸯戏语,叫她(司棋)出来。谁知她贼人胆虚,只当鸳鸯已看见她的首尾了。——第71

这里的情节很关键,因为它完全对应了其后傻大姐拾绣春囊的情景细节——都是在山石后:

(傻大姐)今日正往山石背后掏促织去,忽见一个五彩绣香囊,上面绣的并非花鸟等物,一面却是两个人赤条条的盘踞相抱,一面是几个字。这痴丫头原不认得是春意儿,心下打谅:“敢是两个妖精打架?不然就是两口子打架呢。”左右猜解不来,正要拿去与贾母看呢,所以笑嘻嘻走回。——第73回

司棋与表弟潘又安私会,必定选择隐秘之处,包括鸳鸯发现司棋的秘事时,还误以为司棋在解手,亦可佐证此论点。

傻大姐则是在“掏促织”的过程中发现绣春囊的,何为“掏促织”,即捉蟋蟀也。大观园山石坦露,蟋蟀喜凉,必在山石背后阴凉处出没,恰与司棋幽会之所暗合。

笔者撰写此文之前,亦曾查阅过相关文章,发现有一类论者读书不细致,竟引用王夫人向王熙凤兴师问罪时的言语当作佐证,实在惹人发笑:

凤姐忙拾起一看,见是十锦春意香袋,也吓了一跳,忙问:“太太从那里得来?”王夫人见问,越发泪如雨下,颤声说道:“我从那里得来?我天天坐在井里!想你是个细心人,所以我才偷空儿,谁知你也和我一样!这样的东西,大天白日明摆在园里山石上,被老太太的丫头拾着,不亏你婆婆看见,早已送到老太太跟前去了!”——第74回

此类读者立足王夫人这句“这样的东西,大天白日明摆在园里山石上”,便认为和司棋幽会所处隐秘之地不符,真乃孩童之语!

王夫人责备王熙凤,盖为责其管家不当,故而这般说,王夫人哪里知晓其中细节?只不过为责而责,岂可当做佐证?

还有一处误读,需要引起读者的注意,那就是潘又安的出逃,目前有不少论者将潘又安的出逃与第73回的“翻墙之人”相联系:

话犹未了,只听春燕、秋纹从后房门跑进来,口内喊说:“不好了!一个人从墙上跳下来了!”众人听说,忙问:“在那里?”即喊起人来,各处寻找。晴雯因见宝玉读书苦恼,劳费一夜神思,明日也未必妥当,心下正要替宝玉想出一个主意来,好脱此难;忽然逢着这一惊,即便生计,向宝玉道:“趁这个机会,快妆病,只说吓着了。”这话正中宝玉心怀。——第73回

便有读者认为,司棋、潘又安私情被发现,潘又安其后担心会被鸳鸯揭发,故而出逃,正和第73回的“跳墙之人”相对应,此论看似有道理,实则是谬论,终究是读书不细致之过。

潘又安之出逃,与“跳墙之人”的时间明显对不上。“鸳鸯女无意遇鸳鸯”发生在第71回,而大观园跳墙之人则出现在第73回,明显不是同一人,更何况书中已经明确解释,潘又安乃薄情寡义之人,被鸳鸯发现私情的当夜,他便匆匆逃离:

司棋一夜不曾睡觉,又后悔不来。至次日见了鸳鸯,自是脸上一红一白,百般过不去。心内怀着鬼胎,茶饭无心,起坐恍惚。挨了两日,竟不听见有动静,方略放下了心。这日晚间,忽有个婆子来悄悄告诉道:“你兄弟竟逃走了,三四天没归家。如今打发人四处找他呢。”司棋听了,又急又气又伤心,因想道:“纵然闹出来,也该死在一处。真真男人没情意,先就走了!”因此又添了一层气。——第72回

淮楠网络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